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挑战iOS国产移动操作系统成败几何呢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2-22 13:51:46

挑战iOS?国产移动操作系统成败几何

iOS们,小心了。

5月8日,一向颇为低调的一加CEO刘作虎在自己的微博上置顶上述豪言,在向苹果开炮宣布推出自主OS的同时,也把诸多国产厂商调戏了一番。在他看来,许多安卓的ROM都争相恐后改得更像iOS,把做ROM简单看成是一个改UI过程,而大部分厂商搭建的生态圈都是封闭的。

事实上,今年以来行业圈掀起了一股生态圈建造潮流,在谷歌和苹果各自的生态系统已经形成两强割据局面下,借助操作系统在智能家居、智能车载导航、物联、车联等智能生态圈的造梦成为诸多国内厂商竞逐的方向。但谈及操作系统技术本身,有世间万物皆如此的只是基于Linux代码的二次开发,有的是基于安卓系统定制化开发,很难称为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

而且大部分还只是局限在自身,处于自娱自乐的情况,并没有做到生态圈的开放。一加CEO刘作虎在接受《第一财经》邮件采访时如是说。

自主OS潮下的伪生态?

无论是桌面还是以为主的移动操作系统,国产替代一直成为行业内公司的心病。

在此前的采访中,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对本报指出,中国做移动操作系统的企业可以举出十多家,但都不能说是自主知识产权,都是在Android上定制化,而且大同小异。

国际厂商依然在操作系统领域占据着绝对市场地位,要真正实现国产操作系统的替代并不容易。倪光南对说。

事实上,从纯技术层面,要基于Linux等开源软件搞出国产操作系统并非不可能,但要真正取得成功,关键是市场能够接受。国产操作系统,目前在民用和消费市场上份额不到0.1%,问题的症结就在于没有形成生态系统,难以形成规模效应。

尽管近年来国内企业也屡有自主进行移动终端操作系统的开发尝试,包括小米MIUI、阿里YunOS、同洲960、COS操作系统等等,但这些系统有的是基于Linux代码的二次开发,有的是基于安卓系统定制化开发,很难称为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而在生态圈的建设上,PK苹果更像是一场口号。

以移动操作系统为例,刘作虎对表示,目前大部分厂商都在做自己的系统却更害怕挨揍,希望搭建一个整合了终端、内容、应用、平台的生态系统,但从目前的现状来看,大部分厂商还只是局限在自身,处于自娱自乐的情况,并没有做到生态圈的开放,即他们只希望在这个生态圈里面有自己,什么都是由自己来做,、电视、智能设备等是自己来做,内容自己来做,里面的所有APP应用也都自己来做,这种只有自己的生态圈其实是非常封闭和陈旧的。

很多人会说苹果很封闭,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肤浅的认识,苹果在某种角度上来说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公司。它确实打造了一个开放平台,让更多的生态百花齐放事实上很多人也做到了。刘作虎在此前的一场创业分享会上表示,苹果iPod的32PIN接口,不管是高端的国外品牌音响,还是国内的廉价音响,都能很好地连接。这才是合理的做法,是为用户考虑的。刘作虎表示只要用户满意了,盈利不是问题,所以没必要去吹泡泡。

挑战苹果还要多久?

从技术角度来看,刘作虎表示一加氢OS将基于安卓L深度定制,设计语言统一于MaterialDesign。氢OS将会很大程度上突破传统OS在设计上非扁平即拟物的绝对观念,重新去思考大屏的设计。而为了实现真正的开放,目前氢OS已经接洽了上千个APP厂商和企业。刘作虎对说。

业内人士认为,国产操作系统必须充分继承Linux、Unix等开源操作系统的资源,在此基础上进行创新,不宜另起炉灶重新搞一套。目前,Linux源代码行数已经超过了1000万行。如果重新开发至少需要花费数十亿美元,而开发一个完整的平台更要花上百亿美元。

操作系统是最基础的软件,极其庞大和复杂,不能采用完全封闭的方式,不是每行代码都要自己写。倪光南说,现存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或多或少都继承了Unix、Linux和Windows这三家。国产系统也不可能一蹴而就,而应站在巨人肩上创新,善于运用开源软件。

挑战iOS国产移动操作系统成败几何呢

但在真正的产业竞争产生之前,谈竞争过早。中标软件总监李震宁对说。

事实上,根据操作系统市场的生存规律,通常一个市场只能容纳3到4个操作系统获得比较好的利益分配,形成各自的生态体系,达到正向循环。例如移动终端的Android、iOS、WP、Blackberry这四家,其实前两家的市占率加起来几乎达到了90%,而后两者还在持续投入资本打造生态系统的过程中,情况并不乐观。桌面端的OS是微软一家独大,国产OS能在国内市场争夺的,是第一名之后的三四个名次。

pp物性表
什么是皮革
利力电推剪价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