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iPhone供应商血毒暴利用毒剂清洗利润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3-13 13:16:13

本报昨日(25日)报道了为iPhone生产显示屏的苹果供应商苏州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建科技)47名员工正己烷慢性中毒事件之后,引起了广泛的影响。

经过近9个月的治疗,仍有部分员工在医院卧床治疗,由此可见正己烷毒害之深、毒性之重。是什么样的动机驱使联建科技以员工的身体健康为代价,躲过层层监管,违法上马毒性很重的正己烷呢?这背后的利润该丰厚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才会对企业产生如此的诱惑?随着《每日经济》调查的深入,可以发现,以血汗换暴利的“盛宴图”是如此令人触目惊心。

“毒汁”下的惊人利润

使用正己烷产量月增200万?

联建科技中毒员工告诉,他们生产的触摸屏主要供苹果公司的iPhone使用,从2007年就开始试产,2008年进入小批量生产阶段,到2009年进入批量生产。而iPhone的触摸屏经联建科技加工生产后,提供给富士康组装成成品。据透露,公司每个班每天生产5万~6万个触摸屏,而在公司长期保持两个班全天候开机生产的超负荷运转状态下,一天可生产10万~12万个,一个月能生产300万~360万个。

据了解正己烷和酒精市场价格行情的公司员工说,两者的价格都差不多,每公斤的购买价均在40元左右,但正己烷比酒精的挥发速度至少要快四五倍。在触摸屏的擦拭环节,强光灯下使用正己烷擦拭一般1~2秒钟就能够挥发,而相同条件使用酒精至少需要十几秒钟。

联建科技中毒住院员工透露,他们2009年8月住院的时候,当时使用正己烷擦拭屏。而如果按照酒精挥发速度只有正己烷的1/4计算,使用酒精擦拭一个月的产量仅为75万~90万个,比使用正己烷少生产225万~270万个。

一位长期从事触摸屏销售的人士告诉,iPhone触摸屏2008年开始试产的时候,售价在30~40美元左右,目前的价格约在20~30美元左右,强化玻璃等成本最多在20元人民币左右,但由于iPhone4G的电容式触摸屏对走线及贴合等要求非常高,且目前仅iPhone4G拥有这种技术,因此整体成本可能远远高于原材料采购成本,但其利润高于富士康组装厂的利润。如果按照富士康最低2%的利润率计算,每个触摸屏的利润为0.4~0.6美元,折合人民币为2.7~4.1元。由于使用正己烷使每月产量大幅提高,由此增加的利润约为600万~1000万元。

对此问题,面板产业市场研究机构DisplaySearch营销总监罗美合表示,他们不便对具体的产品价格作评价,但可以根据市场报价进行比较。

而联建科技员工还透露,使用正己烷擦拭屏实现生产效率的提高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良品率(合格品率)的大幅提高也是一个关键所在。

据联建科技员工透露,使用酒精擦拭屏,由于表面污渍、油渍难以清洗,良品率仅在60%左右,而使用正己烷则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良品率达到了90%以上。按照每月生产300万个计算,提高30%的良品率意味着多增加90万个合格产品,其利润将相应增加至少243万元。

与前面因使用正己烷提高生产效率获得的利润相加起来,两项能够带来843万~1243万元的利润。

季报亏损与弃用正己烷无关?

5月17日,联建科技的母公司台湾胜华科技发表声明称,在2009年8月初使用正己烷产生不适症状后,联建科技随即全面停止使用正己烷,采用酒精、丙酮等有机溶剂作为替代进行擦拭作业,同时为员工配备了有效的个人防护用品,对洁净车间加强整体通风和增加新风量,并定期检测以确保空气中化学品浓度在必要限制范围内,同时加强生产车间员工职业安全卫生教育训练,以防止职业灾害发生,确保员工安全与健康。除了厂内的自我检测以外,依托苏州工业园区疾病防治中心于2009年8月5日以来的6次现场监测,均显示现场已无正己烷之使用迹象,且使用中的丙酮等化学品之职业危害浓度均符合国家卫生标准。

“这意味着,联建科技每月将减少至少1000万元以上的利润。”有联建员工告诉。

这一说法从胜华科技4月23日发布的公司第一季度业绩公告也能得到部分印证。该公告称,公司第一季度自结合并营收净额为新台币75.32亿元(折合人民币15.95亿元),税前净损10.48亿元(折合人民币2.22亿元)。

联建科技员工说,胜华科技旗下所有公司中,最赚钱的就是位于苏州的联建科技,而其中最赚钱的项目就是iPhone触摸屏。

对此,台湾胜华科技财务部经理兼代理发言人黄忠杰表示,他们不对具体的客户和订单项目作评价,不过触摸屏的设备投入费用很高,一台设备就高达400万~500万元人民币,而且公司还将考虑增加投入设备等固定资产,以适应业务发展需要。因此从总体上计算,公司的利润仍然非常薄,有时甚至处于亏损状态。

毒影下9个月的痛苦挣扎

打吊针都找不到地方了

25岁的阿景(化名)是联建科技设备部的机修工程师,主要负责使用正己烷这个车间的设备。“本以为我们这些正己烷非直接接触人员会没事,没想到也中毒了。”5月13日,在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五病区的病房,阿景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说,他从2009年8月27日住院以来,基本上每天打一针,已经打了256次吊针,“现在都找不到打吊针的地方了,只能在脚上打。”说话间他将两只手展示给看,只见一个接一个的针孔痕迹呈现在眼前,“只要能打吊针的地方都打过了,有的地方还是打了又打,护士每次找静脉都会花很长的功夫。”除了打吊针之外,阿景说他们还会接受理疗、高氧和三氧等帮助恢复神经系统的辅助性治疗。

正己烷中毒后,轻者出现头痛、头晕、四肢麻木等症状,严重的会损害周边神经系统,并延至脊髓,导致肌肉萎缩、瘫痪,甚至死亡。据苏州五院医生介绍,47名中毒工人起初来医院的时候大多不能行走,有的甚至要躺在担架上抬进病房。刚开始的几个月,病人基本上都站立不了,手也拿不了东西,要靠家人照顾才能起居进食。

经过9个月的治疗,看到大多数病人都开始自己行走。一些尚在住院的病人说,虽然能走,但走不了几步路便感觉到腿发酸,医生在病床上方贴的“防跌跤”醒目标示也能时刻提醒他们不要走太多的路,以防摔倒,影响康复。

在医院看到,下午6点钟,当住院病人吃完晚饭后,就开始在病房外的护士站前面稍微走动,有些也去作作理疗。几个病友偶尔坐在一起探讨何时能够康复出院,一些住院的姑娘偶尔会站在天平秤上称一下重量,看看自己的体重有否减轻。但整个过程持续不到5分钟,他们就又躺回到病床上,说是脚酸,需要休息一下。

阿景告诉,他2006年从山东青岛一所大学毕业,2008年春节后通过人才市场上的招聘进入联建科技担任机修工程师。刚进到公司,眼中看到的现代化厂房和无尘的车间让他感觉前程“一片广阔”,尽管当时的底薪也只有1500元,但他仍然觉得很有奔头。

但到了2009年1~2月份,阿景上班的时候总感觉身体上很别扭。“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总觉得不舒服,但又不见感冒发烧,只是没有力气,站的时间长了腿还有些麻木。”阿景说,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工作太累了,没有往中毒方面去想。直到2009年5月有大批人出现手脚发麻等现象之后,经职业病防治中心诊断才发现是正己烷中毒,此时阿景才得到预约并在3个月后住院治疗。

阿景告诉,他们住进医院近9个月时间里,每天都在无聊中打发时间。在病房中看到,一些女病员为了打发时间,开始坐在床上学习苏州的刺绣。当问到何时能够出院,受访人员均一脸茫然,说不知道何时能够出院。

早知有毒就是要饭也不去做

当问他们是否知道正己烷有毒时,这些住院员工提高嗓门回答,“如果知道那个清洗剂(正己烷)有毒,就是去要饭也不会去做,谁会舍得拿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去开这种玩笑?”

中毒员工表示,他们对正己烷这种清洗剂非常陌生,公司此前既没有告诉他们这个有毒,也没有给他们佩戴具有防毒功能的口罩,才导致中毒现象的发生。

我国《职业病防治法》明确规定:用人单位设有依法公布的职业病目录所列危害项目的,应当及时、如实向卫生行政部门申报并接受监督。同时,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含聘用合同)时,应当将工作过程中可能产生的职业病危害及其后果、职业病防护措施和待遇等如实告知劳动者,并在劳动合同中写明,不得隐瞒或者欺骗。

苏州工业园区安监等部门在去年8月正己烷中毒事故发生后随即成立了联合调查组,调查人员发现,联建科技更换使用正己烷这样的有毒有害可能导致职业病危害的化学溶剂之前,既没有向有关部门申报,也没有告知员工。

苏州工业园区疾病防治中心卫生检验科科长刘仁平说,正己烷中毒事件发生后,他们依据相应规范对联建科技使用正己烷的车间设了8个采样点,结果这8个点的检测结果均超过国家标准。

苏州工业园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陆建伟今年元月在接受央视《焦点访谈》采访时表示,正是联建科技违规、违法使用有毒化学溶剂,忽视现场的职业危害防治与员工的防护,才造成了这起中毒事故。而联建科技副总经理张立升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承认,之前的工厂主管在更换正己烷清洗产品时,没有将有毒的信息告知工厂员工。

而受害工人又将得到怎样的补偿,明日请继续关注《每日经济》为您所作的报道。

秋季夜间咳嗽怎么办
儿童补钙什么牌子的好
孩子夜间咳嗽是热咳吗
有哪些治疗神经衰弱的方法
什么减肥药好不反弹

相关推荐